Home > Hong Kong > 黃子華的《My盛Lady》

黃子華的《My盛Lady》

December 13, 2013

偶然打開電視,近日CCTVB正播放《My盛Lady》,再看黃子華,人愈來愈瘦了,言語間的趣味卻無絲毫減退。尚記得當年的《男歡女愛》堪稱經典,至於仍然記憶猶新,而《棟篤神探》、《絕代商驕》之流,甚至內地的《大冒險家》,亦有可堪玩味之處。

透明人袁萱一角,可能是不少香港沉默的一群的寫照,外向主動的人在如今社會佔盡優勢,而世上本來就不少是內向被動的人,這類人有一部分人可以戴上面具飾演外向主動的人,亦有一部分人選擇沉默,或者是甘於沉默,或者是只能沉默,而我屬於後者。當然,總不至於袁萱的程度,那只是戲劇效果。

上集講到黃子華教袁萱重拾自信,其實我想到的是《The Introvert Advantage: How to Thrive in an Extrovert World》。首先黃子華對袁萱說,「望住佢嗰鼻子,那是Nose,沒有se,就是No,要識得Say No」,簡單來說就是要懂得拒絕,基層港人被勞役慣了,任勞任怨,既怕得失上司更怕丟了工作,早已遺忘拒絕的權利。

其後黃子華說要「Show你最自信的地方畀人睇,例如塊面,Show畀你地睇係益你地,唔好遮住」,展現你最自信的地方在人前,不要怕人,而你可以為身上任何一處地方自信,只要你信。

最後黃子華要袁萱不要笑,「笑好多時係一種掩飾」。社會各界、由政府、公司到學校自小教人笑臉迎人。自己經常微笑,對於此句話,是不得同意更多。

黃子華的趣味,應該不難理解。哲學系出身的黃子華,言語似瘋似癲,卻直指人性深處,將社會百態,以至先哲至理,淺白的娓娓道來,將可悲包裝成可笑,黃子華的幽默是黑色的,初聽可以讓人會心微笑,細想之下卻不禁嗟歎。

看過張達明、許冠文、林海峰表演的棟篤笑,好笑當然不在話下,卻總是似有還無缺少了甚麼似的,可能是一份睿智,只有詹瑞文以一種尖酸諷刺時弊可堪比擬,不過其以奇裝異服、獨特的肢體語言脫穎而出,早已脫離棟篤笑而介入舞台劇之流,名副其實是一種嘩寵而取寵的表演藝術。

Categories: Hong Kon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