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October, 2014

中國印銀紙冠絕全球

October 13, 2014 Leave a comment

從增量上看,中國2008年10月M2增長是由453,133億元人民幣上升至2010年9月696,400億元人民幣,升幅53.7%,這個升幅遠遠超過推行QE的美國。

從存量上看,中國貨幣量已領先全球。根據中國央行數據,截至2012年末,中國M2餘額達到人民幣97.42萬億元,居世界第一,接近全球貨幣供應總量的四分之一,是美國的1.5倍,比整個歐元區的貨幣供應量(約75.25萬億元人民幣)多出不只一個英國全年的供應量(2012年為19.97萬億元人民幣)。

人民幣是神話定泡沫?

投資者只意識到美國實行多次QE,大印銀紙救經濟,但沒有想到中國其實亦在偷偷的印銀紙,方法就是透過增加銀行貸款,人民銀行每月公佈的人民幣新增貸款數字,每月經常保持在8000億元人民幣或以上,2013年內地全年社會融資總額高達17.29萬億元人民幣,按年升1.53萬億元人民幣,處於歷史新高。

當然要比較各國印銀紙多寡,要將經濟規模一併考慮才更準確,以各國廣義貨幣供應量(M2)對國民生產總值(GDP)的比率,可粗略測知各國印銀紙的厲害程度。

在世界四大經濟體當中,以「安倍經濟學」實行QE谷通脹的日本,去年M2總額不過8.46萬億美元(以下為美元計價),M2對GDP的比例為1.4,在四大經濟體中排名第二;中國的M2總額則高達18.38萬億元,較實行三次QE的美國還要高66%,而且其M2對GDP比率高達2.07,是四大經濟體中最高,換句話說與美元、歐元甚至日圓比較,人民幣的「含金量」是最低。假設中國M2對GDP比率要降至與日本一樣,理論上人民幣匯價需要由現時美元兌人民幣6.2左右,大幅貶值至12.2,意味要匯率要跌近50%。

利率上涨的几种原因

仅仅2006年初到2013年11月底,中国的广义货币供应量就涨了…. 272%! 换言之,去年11月底的数字就是2006年初的3.72倍 ( …世界冠军)。而且,2013年各月的增幅都很高:14%左右的同期增长率!你还要多么宽松的货币政策?你还要什么 QE5,或者 QE6?

去年六月起,市场利率明显上涨,虽然官方利率不变。那究竟什么原因在推高利率呢?我在猜想,也许有两个原因:长期信贷膨胀带来的通胀率可能比官方的数字高。名义利率 = 真实利率 +通胀率。即使咱们每个人都傻,市场不会傻。也许地方政府和国企对利率不十分敏感,推高了资金需求,从而推高了利率。这也就是典型的”政府部门的挤出效应”,把私有部门挤出信贷市场,和投资市场。当然,对于股市和债市,这都是有害的。

張化橋:增加货币供应量,伤害股市

货币供应量增长的主要通道是信贷。信贷立刻转化成存款,存款再(按比例)派生出贷款,贷款再转成存款,…贷款的增加当然可以推动生产活动,但是很多生产要素(比如原材料,能源,管理能力,甚至劳动力)的供应不是无限的。所以,价格会上涨。所以,你需要更多的”铺底资金”来润滑同样多的生产活动。

在增加贷款的同时,经济对贷款的需求也增加了。所以,利率反而会上升。而且,长期印钞票的结果是,货币流通速度会放慢。1992年股市成立以来,中国货币供应量M2增加了43倍!但是,股市感到呼吸都有困难,氧气不够。信贷增长并不能增加资金,只是增加了对资金(生产要素)的索取权。

張化橋:中国必须加息,而不是减息

过去8年,中国的货币供应量增加了几乎三倍。这是天文数字!

大量的国企和大民企常年在资金池里浸泡着。低利率鼓励他们投资更多低效率的项目,浪费资金,加剧全社会的资金短缺。你看看神州大地:工业产能过剩,房地产泡沫,资源枯竭,河流污染。

三十多年来,中国的利率管制直接导致了负的真实利率,惩罚了储蓄者,奖励了投机者和能够获得贷款的特权阶级,使低质量的投资项目得以上马,导致产能过剩,恶化房地产泡沫,恶化社会不公正。一句话:它罪大恶极。

M2 大大超过 GDP 会对经济有什么影响?

通俗说来可以这么理解,M2是GDP两倍,也就是2块钱货币拉动1块钱的GDP。M2/GDP的比值上涨,一方面说明我国商品经济的发展,经济货币化程度的提高,但是过高,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说明货币低效化,这是货币超发的后果之一,如果持续较高程度地倚靠货币手段拉动GDP,这个比值就会不停增长。

目前能感受到的持续通胀,钱不值钱,也是M2超需求增长的表现之一。也有不少人认为,持续增长的M2,节制不力的新增信贷,泛滥的货币是指向经济崩盘的前期信号。当然也不能说这个比值越小越好,并不绝对,只要M2增速与GDP增速在一个合适的比例区间,都是可以的。

附:中國欠缺理據的反駁

Categories: Finance, Hong Kong

梁振英到底幾有錢?

October 9, 2014 Leave a comment

梁振英1954年8月12日出生,父親梁忠恩(原名梁澤元)是香港警隊成立初期,從山東威海衛招募的警員,俗稱「山東差」,曾經駐守於港督府及山頂。梁振英有一姊一妹,家中排行第二。梁於英皇書院就讀中一至中五,曾經與民運人士劉山青為同班同學,後升讀香港理工學院建築測量系。1974年遠赴英國布里斯托理工學院修讀。

梁振英1993年創辦梁振英測量師行,其後1999年透過互換股份與英國DTZ及新加坡的戴玉祥產業諮詢公司合併,梁振英測量師行易名為戴德梁行。

梁振英在2006年再次透過互換股份,持有戴德梁行股份增至4.61%,成為戴德梁行第四大股東,首度晉身集團董事局;翌年由戴德梁行北亞區主席升任為亞太區主席。

梁振英(1999)
梁振英測量師行與新加坡戴玉祥產業諮詢公司,以及英國上市公司DTZ合組「戴德梁行」,梁振英測量師行及新加坡戴玉祥產業諮詢公司各佔新公司25%股權﹐其餘50%股權由DTZ持有。

同時,梁振英測量師行與DTZ亦進行股份交換,梁振英測量師行將擁有DTZ 10%以下股權,而DTZ則持有該行20%股份。《星島日報》(1999-12-03)

梁振英(2000)
作為戴德梁行及其附屬公司董事,每月可收取34萬董事酬金,加上行政會議召集人10萬餘元薪酬,每月收入達40多萬元。

梁振英(2002)
根據行政會議成員個人利益申報披露,在11間公司出任董事,其中包括戴德梁行﹑泛華科技集團﹑華居有限公司以及道亨銀行的董事等,並在本港擁有三間住宅物業、在山東擁有一塊住宅用地,以及在新加坡擁有兩個住宅物業。《大公報》(2002-08-06)

梁振英(2006)
英國DTZ繼早年取得戴德梁行北亞公司30%股權後,再以3.3億元購入尚餘的70%股權。完成收購後,目前戴德梁行主席梁振英在DTZ的持股量將上升至4.61%,成為第四大股東。總代價3.3億元,其中2.78億元以DTZ股份支付,其餘5190萬元以現金支付。

戴德梁行
戴:新加坡戴玉祥公司
德:英國DTZ控股(音譯)
梁:香港梁振英測量師行

完成交易後,梁振英在DTZ持股量,將由66.4萬股,上升至262.83萬股,持股量升至4.61%,成為DTZ第四大股東。據了解,梁振英聯同四位執行董事李志榮、趙錦權、黃錫興及張國正,合共持有戴德梁行北亞公司70%股權,梁振英佔其中超過半數,梁振英只收取股份,而四名股東既收取現金,亦收取股票。路透社資料顯示,DTZ當時市值410億英鎊,每股造價743英鎊,以此計算,梁振英持股價值約20億英鎊,相當於250億港元。《信報財經新聞》(2006-12-15)

隨著2008年金融海嘯席捲全球,戴德梁行受嚴重衝擊,過去數年業績下滑。從戴德梁行的年報資料顯示該公司由截至2008年4月底止年度便開始出現稅後虧損,2009年度虧損近10.76億元過去 2 年虧損雖然收窄,2011年度稅後依然虧蝕約1.23億元。

戴德梁行控股公司DTZ在2011年宣布「賣盤」,展開「正式出售程序」,在澳洲上市的大型地產顧問企業UGL最後未有買股收購,而僅會收購戴德梁行的業務,作價7750萬英鎊(約9.42億元)。戴德梁行本身會除牌兼被接管,梁振英等股東持股價值應化為烏有。《星島日報》(2011-12-06)

梁振英(2014)
根據主要官員個人利益申報:
在香港擁有三個住宅物業
香港島山頂兩個相連單位空置物業
港島南區住宅物業出租
新加坡兩個住宅物價出租
英國倫敦持有一個物業,用作家庭居住
英國劍橋持有一個物業,用作家庭居住

澳洲媒體Fairfax Media偵查報道昨天刊出秘密文件,梁振英2011年競選期間,簽下秘密合同收受澳洲企業UGL 集團400萬英鎊(約4988萬港元)秘密報酬,換取梁振英同意在UGL收購所屬戴德梁行之後,不會向舊公司挖角或與之競爭,並承諾為UGL「擔任仲裁人及顧問」。所涉款項分別在2012年及2013年向梁振英支付,但並無出現在行政會議申報之內。

總結:按粗略估計,梁振英在高峰期透過持有DTZ股份,曾經坐擁250億港元身家;不過金融海嘯後其股份價值蒸發,現已不文不值。然而,梁振英目前至少擁有7幢物業還有UGL支付的5000萬元,幾億身家不在話下。

其實最令人好奇的是,澳洲傳媒今次揭秘,時機實在太過巧合,正在人大宣布落閘後,佔中行動持續,梁振英民望處於低谷之際。

到底澳洲傳媒揭秘,是阿爺發功?還是「外國勢力」煽動?如果是前者,恐怕是梁要下台的先兆,還看本地傳媒態度,各大媒體都有詳盡(>1000字)篇幅報道,《大公報》《文匯報》形容是「商業慣例」;左派《星島日報》卻提出接管人安永、小股東不知情,立場似有鬆動。

連同之前向董建華提議八萬五計劃、僭建風波、共產黨員身份傳聞、出動防暴警察言論、靠黑道上位傳聞、向信報發律師信、劉夢熊鳥盡弓藏、新界東北發展割地賣港、次女網上掀罵戰。種種劣行,罄竹難書,梁振英下台的條件早已完備,不過未來發展如何,始終要看阿爺的意思。

Categories: Hong Kong

中國放寬房貸不是好事

October 8, 2014 Leave a comment

中國房地產市場近幾個月持續回落。

引用施永青的話,全世界房地產的泡沫分三種:建設過度、借貸過度、價格過高,香港可能只有最後一種,而中國樓市?全部都有,在此不作贅述。

聽過中國房地產開開發商零成本賣樓沒有?土地租賃費可以押後付予地方政府,建築費可以拖欠,又或者以土地項目作抵押向銀行借貸,賣樓後才還款給地方政府及銀行,槓桿如此高,實在太厲害。

聽過一段流言:開發商讓內部員工及相熟的炒樓人士先以高於正常價格認購,營造「日光盤」等熱銷的假象;然後讓員工左手交右手,每次轉讓加價幾成,樓價自然愈來愈高,直到找到一個愚蠢的購房者,售價自然比起正常價格高出很多。

這是典型的泡沬。

因為炒樓、賣樓太好賺,內地樓市連升十年,連賣糖的西王糖業(02088)、賣化工產品的建滔積層板(01888)都走去做房地產。全部資金都走到房地產鏈,許多工業、製造業公司轉去炒樓,不務正業,才是製造業放緩的真面目。

不過中國房地產利益鏈太長,大得不能倒,地方政府賣地賺錢、銀行借貸予開發商及購房者、水泥、建材、玻璃、家具,全部靠房地產撐起。若內房一倒,整個中國經濟都要塌下來。

因此中國政府才顯著進退失據,明知中國房地產有泡沬有風險,卻要微調救市。多個地方政府都先後放寬限購,其後又傳出放寬首貸房,只要還清已有房貸可當作首貸房。

初聽覺得很荒謬,還清房貸就是首貸?不過想深一層,如今市況不濟,已供完樓的炒家不多,即使已經供完,面對不知幾時跌完的樓市,應否等樓市較明朗才入市?由此推測,此法不會怎麼湊效。

華爾街日報報道,平保(02318)旗下「平安好房網」,向購房者提供首期貸款服務,連同開發商提供的補貼、借款者的抵押品,首期貸款利率最低可降到零息。

不禁心中一顫。如此一來,購房者變相零成本炒賣,豈非進一步增加購房者的槓桿,助長炒風?不其然想起美國2008年次貸危機,當時銀行為了做生意不擇手段,借貸予低收入高風險的購房者,何其相似?

引用中國樓市和金融領域如今背負著沉重的債務。經濟學家認為,購房首付貸款項目可能會加大上述領域的債務負擔,低首付和零首付按揭貸款正是此前美國樓市衰退的因素之一。

法國興業銀行經濟學家姚煒稱,增加住房市場的杠桿是很危險的,尤其是在房價開始下跌的時候;隨著市場走軟,幾乎或完全不擁有房屋權益的買家可能最后面臨負債高於房子價值的情況,如果他們發現自己無力償還按揭貸款,那房子就很難出售。銀行就會面臨一堆爛帳。

零息首貸房總有代價,即購房者抵押品,若購房者無力償還,銀行一次過要接收拍賣兩幢物業,市場供應又增加兩幢物業,只會加速樓市的下行。

Categories: Finance